您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资讯 > 孟娟游天下|因为相爱所以相杀,扒一扒哈佛、耶鲁与麻省的恩怨情仇!

孟娟游天下|因为相爱所以相杀,扒一扒哈佛、耶鲁与麻省的恩怨情仇!

发布时间:2017年05月16日 来源:

在很久很久以前,一位名叫约翰·哈佛的剑桥毕业生在弥留之际,将自己的一笔巨款与全部存书捐给了美洲大陆的一所学院。为了纪念这位土豪,学院最终更名为哈佛大学

时光荏苒。哈佛的第六任校长因克瑞斯·马瑟与哈佛大部分教职人员不合,对办学理念颇为不满。这位暴脾气校长直接召集同道甩脸子不干,在哈佛校友所建立的学院的基础上,发展出了耶鲁

信仰的分歧,办学理念的差异,学术上的比肩,以及学校创办的渊源。使得两校都看对方不顺眼,在百余年间慢慢发酵后,两校学生甚至常常会有“你瞅啥”“瞅你咋的”的戏码发生。

明争暗斗多年。两校学生终于按耐不住,决定以一项简单粗暴的体育项目分个高下。于是就诞生了“THE GAME”。这是耶鲁大学与哈佛大学的传统橄榄球盛事,对于在校学生来说这是一场规模巨大,每个人都翘首期盼的狂欢。

大概被“仇恨”蒙蔽双眼的双方都没有想到,这场盛世也吸引来了一个恶作剧大王:麻省理工学院

1982 年,正当哈佛和耶鲁的球员在赛场上拼得热火朝天的时候,球场中央突然冒出一个MIT(麻省理工学院英文缩写)字样的黑色气球,逐渐膨胀直到最后嘭的一声爆炸。

场上球员与场下观众全都懵了。

麻省理工的学生却在一旁偷笑。他们用数年时间准备了这个恶作剧,甚至毕业以后还跑回来参与。他们利用球场的草坪灌溉系统,制作了一个在地底下给气球自动打气的装置,并八次趁半夜没有人的时候潜入球场安装。

当天《波士顿环球报》的新闻是这么写的:「今天这场比赛的胜利者既不是哈佛也不是耶鲁,而是麻省理工。」

之后,哈佛和耶鲁每次的橄榄球赛是哈佛人的噩梦。

2006 年的比赛中,哈佛在体育馆里的校徽被 MIT 学生改掉校训“ Veritas真理”,换成了“Huge Ego自以为是”。2000年,MIT 还在哈佛和耶鲁的球赛中发射了一支小火箭,在球场上空喷射出 MIT 字样的烟花。

正如文理学科见长的北大和工科技术领先的清华同处北京的五道口一样,哈佛和麻省在剑桥这块弹丸之地也擦出了许多激情四射的火花。MIT也真不是省油的灯。

MIT 学生要从学校所在的查尔斯河北前往波士顿,哈佛大桥是必经之路。MIT 人恨透了每日通勤还得看到对头的名号,闹上法庭要求市政府重新命名这座桥。

诉求被无视也不气馁,MIT工程师站出来说哈佛桥的结构不稳固,如此糟糕的设计正好配哈佛之名。市政府不以为意,哈佛也当是MIT嘴硬不肯认输,谁料到桥建成后的第5年,由于交通量剧增,它真的华丽丽地垮了……现在大家看到的哈佛桥已经是2.0版本了。


MIT的学生们依然不放弃重生的哈佛桥。1958 年,一个叫Oliver Smoot的 MIT学生叫上几位同学前来测量大桥的精确长度,而测量的工具是他自己的身体。测量留下的身长这些记号变成了这座桥最受关注的景观,桥还是那个哈佛桥,但人们经过时,心里想起的永远是一个MIT学生发明的全新“度量衡”。

直到今天,MIT 的学弟们还每学期上桥将他们当年留下的记号重刷油漆,目的就是要让哈佛桥上的 MIT 痕迹鲜艳常新。真是拼!


除此之外,他们曾把哈佛大学的好几道大门焊死,在开学的时候涂改路标让新生迷路,还偷偷改过哈佛电子钟琴的程序,使其奏出令人啼笑皆非的摇滚乐。2007年在热门游戏《光晕3》发布前夕,几个 MIT 的学生半夜偷偷跑进哈佛校园,给 John Harvard 的雕像挂上了头盔和机枪,改成了光晕中士官的形象,并很“人性化”地在旁边附上拆卸说明......

哈佛也不甘示弱,在某个洗手间墙壁上还涂鸦有这样一句话: “What does M.I.T. stand for?” 下面是煞有介事的自问自答: “Monkeys In Training!” 将理工生比作不会思考的猴子接受机械训练,不得不说语言游戏还是哈佛玩得老辣。

别看表面上风起云涌,两校的合作与认可程度很深,可谓英雄相惜。

双方学分互认,课程资源共享,还联手投资6000万美金打造在线联合授课系统。这些互黑的故事,非但没有损害两校的荣誉,还被很多学生所崇拜和向往,并以能够为恶作剧贡献灵感为荣。

所以一切都是因为爱呀。


美国东西海岸+波士顿

15日暑期游学团

游学途中感悟世界顶级学府

详情拨打电话

400-6767-866